谢冕:华侨大学充满了青春的气象

作者:记者 张罗应 图:张彬      单位: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05-13

   “华侨大学充满了青春的气象。”

    512日,再次徜徉华大校园,回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叶任教华大的那段时光,中国诗坛泰斗谢冕向华侨大学党委副书记毕明强说起他当年在华大任教时的感受。

校党委副书记毕明强与谢冕(左四)在华侨大学校牌前合影

    这是谢冕的第五次“回家之旅”。自1986年下半年短暂在华侨大学中文系教学一个学期之后,华大岁月成为谢冕难以忘怀的记忆,华侨大学成为他始终怀念的地方。他曾经说,“到了福建,到了泉州,到了厦门,我就想着到华大来”,也先后于1988年、1993年、2005年、2014年,利用到福建出席文学活动之机,回到华大走走看看,并仍然担任华大文学院兼职教授、《华侨大学报》“中国高校诗歌联展”首席顾问。

    “那段北京大学和华侨大学亲密合作的历史,很珍贵,也很重要。”谢冕说。

    那是双方合办华大中文系的历史。因了这种合作,彼时的华大校园,汇聚了一大批的北大学者,著名语言学家林焘教授被聘为华大中文系主任,谢冕、钱理群、佘树森等一批著名学者也前来华侨大学,为中文系1984级和1985级学生授课。“北大把华大中文系当作自己的系,不断派出各个学科的教师前来,语言学、古代文学、现代文学等,大家轮流来。虽然当时华大条件差一点,但老师们也很乐意来。华大也把我们当作自己的老师,给我们发校徽、发工作证,这些我都保留着。”谢冕说。

    那更是一段谢冕觉得很温暖、很轻松、很青春的时光。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谢冕在《光明日报》发表的《在新的崛起面前》,肯定了朦胧诗的艺术价值,并从形式到内容把朦胧诗的艺术主张进行系统化的理论阐述,因而受到中国诗歌界某些权威的严厉批评。但在华侨大学,他认识了一批朋友,包括作家谢春池、诗人赵然、书法家王乃钦等等。此行华大,走下商务车,刚刚踏上华侨大学的土地,惊喜地见到老朋友王乃钦,两人情不自禁地同时吟诵起“偶然风雨惊花落,再起楼台待月明”。

谢冕与老朋友、书法家王乃钦交谈

    “这是我在华大时,王乃钦送给我的一幅字上写的。”谢冕回忆,尽管风雨交加,花落满地,但重新走上楼台看月亮,月亮还是要出来的。“这种感觉非常美好,我当时觉得很温暖很暖心,因为当年我在北京、在全国都受到批评,但在华大这里却有这种友情,我觉得很难忘记。”

    在华侨大学,谢冕讲授现当代文艺理论、当代诗歌等课程。他备课、上课、写作,并与华大文学青年座谈交流,在学校介绍新时期中国文坛最新的文学思潮。《华侨大学文坛》报创刊,谢冕担任了顾问,并亲自撰写发刊词《花的使命是创造春天》,称赞“以华侨大学的有限条件而注目于中国文坛的整体,这是一项壮举”。这篇文章同时在上海《文学报》发表,在全国文坛反响强烈。

    “华侨大学不仅景色秀丽,它最为迷人的风景,还是那里的人文氛围。校园里到处洋溢着春天的气息,这里的情调是轻松而欢乐的,没有我所习惯的北方大学校园里的那种紧张和沉重。”谢冕在刊发于《解放日报》的《刺桐花下的友谊》中曾经如是说。在他的记忆里,八十年代的华侨大学,一切都很年轻,“学校很年轻,校园很年轻,所有的人也都很年轻”。每个周末,学生都会举行露天舞会甚至篝火晚会,大家围坐在一起,朗诵、跳舞、唱歌,“和青年学生在一起的时光,很青春很轻松很欢乐”。至今,谢冕仍觉得,华大电脑系虞振亚老师给他拍的一张照片,“很好很珍贵,我有一本书,就用了这张照片作开页。”

    “我们在华大期间都很高兴,觉得校园里花开得很好,阳光很灿烂,同学和老师都很温暖。这种感觉和北京很不一样,非常轻松,每天过得都很愉快。”谢冕说。

    谢冕等北大教师在华侨大学是愉快的,那个时代的华大文学青年则是幸运的。北大教师的到来,不仅带来了前沿的文学思潮,还带来了全新的文学理念和作品解读方法,让学子们受益匪浅。“至今,我到很多地方,华大的学生都记得我。”谢冕回忆,有一次去澳门,华大中文系1984级澳门学生莫日丛见到他,惊喜地大叫:“谢冕教授!”

    而在日本的张清校友,手中仍珍藏着三十年前的毕业纪念册。纪念册里,有当年诸多在华大任教的北大教师的照片,以及他们为华大中文系1984级写的毕业赠言,更有当年的课表等。

    12日,在华侨大学李克砌纪念楼四楼接待室,文学院院长常彬把这份一个晚上原样复制出来的纪念册送给了谢冕。

    翻看这本珍贵的纪念册,谢冕一一念来:

    “为祖国统一富强而努力工作。八四级同学毕业留念。林焘。。”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华侨大学中文系八四级同学毕业纪念摘陆游诗以共勉。周先慎于北京。古典文学专家,我的好朋友。”

    “请记住泉州飞天——民族的脊梁。宋绍年。语言学家。”

    “走自己的路。——与华侨大学中文系八四级同学共勉。钱理群。

     ……

谢冕在他住过的宿舍前拍照留影

    “这是我写的:‘奋斗的青春最美丽。谢冕’,哈哈。那时的华侨大学充满了青春的气象,所以我说,青春是最美丽的。”谢冕爽朗地大笑道。

    “岁月如流,过得很快,人也不断老去。”谢冕感慨。

    如今,他已有87岁高龄,但依然健步,依然青春。  

    午餐时,问喝什么?

    谢冕说:“我要啤酒,冰的!”



(值班编辑:温雅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