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网】林宏宇:全球化新趋势与金砖国家全球治理新角色

作者:      单位:中国社会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08-30

2017年,金砖国家(BRICS)将开启第二个十年的国际合作。在全球化出现新趋势并给金砖国家合作带来新挑战背景下,深化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建设将是金砖国家需要直面的关键话题。


  金砖机制是全球化进展的产物


  纵观多年来国际体系的发展演变进程,我们可以发现,全球化在不同历史阶段的发展状态是不同的,有时快,有时慢,有时顺利,有时曲折。全球化的发展主要受到两个因素的影响:一个是世界经济的发展周期,另一个是国际社会“主导国家”(指对国际关系发展有重大影响的国家,以下简称“主导国”)的作用。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许多重要经济体发展速度低迷,贸易保护主义思潮盛行,各种显性和隐性的贸易和投资保护行为日渐流行。出口补贴,偏好本土企业的政府采购、支持本土品牌的宣传、优惠融资、反倾销、产业援助以及税收返还等做法在不少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大行其道。同时,主导国中反全球化的消极力量也越来越强,英国的脱欧、美国的“特朗普现象”、西方国家民粹主义盛行等,均是突出反映。无论是从世界经济发展周期,还是从国际社会的主导国作用来看,当今全球化进程正处于历史的关键点。


  金砖机制是全球化的产物,它的发展壮大得益于全球化进程,同时反过来也成为推动全球化进程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动力。未来金砖机制将成为新一轮全球化与新型全球治理的重要引擎之一。


  统一金砖国家战略认知与立场


  第一,金砖国家对合作有不同的战略认知与利益考虑。在全球化背景下,俄罗斯与中国利用金砖国家合作推进国际秩序变革的动机最为强烈,但俄罗斯更强调金砖国家合作的政治意义,而中国更倾向于在经济层面发挥金砖国家合作的作用。因此,两国在合作机制构建的速度和方向上存在一定的分歧。印度则将金砖国家合作视为在西方国家与非西方国家之间左右逢源的筹码,机会主义的行为倾向较为明显。巴西和南非由于实力有限,且在地理上远离其他成员国,更倾向于优先考虑各自所在地区的国际合作,因而在金砖国家合作中搭便车的心态较为明显。近年来,在应对西方国家的威胁,进一步提升合作的制度化水平,以及反恐等议题上,金砖国家之间出现了不少分歧。例如,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其他金砖国家成员虽然联合抵制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但也不愿在西方国家与俄罗斯之间选边站。印度试图将打击巴基斯坦的恐怖组织写入《果阿宣言》,但中国反对将恐怖主义与特定的国家联系起来,俄罗斯表态也不积极,印度最终未能如愿。


  第二,金砖国家合作的制度化水平较低。从目前来看,金砖国家合作已有的行动计划缺乏常设性组织机构进行监督和协调,使得各成员国的行为缺乏有力的制度化约束。每年的领导人会晤实际上只是一种对话论坛机制,旨在针对国际热点问题共同发声、凝聚共识。已有的金砖国家合作成果大多局限于金融、贸易、农业、能源、消除贫困和应对气候变化等“低端政治”领域。最有行动力的机制只有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NDB)和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CRA),但这两大金融机制也存在平权决策模式可能带来效率低下、信用评级和运营管理经验不足的问题。同时,二十国集团、上海合作组织、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已有的合作机制在功能与地理范围上与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有重叠,参与国在这些合作机制中的影响力与获益程度不同,推进合作机制构建的优先性与采取的具体策略也不同,有可能对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构成不小的竞争压力。


第三,在全球化进程放缓的背景下,近年来金砖国家经济增速普遍下降,出现了所谓的“金砖褪色”现象。由此引发的国内政治变迁削弱了金砖国家对共同身份和立场的认同,以及继续推动合作的主观积极性。例如,经济表现不佳、国内政局不稳的巴西和南非,担心过于坚持金砖国家的立场会削弱外交政策灵活性,进而不利于应对危机、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巴西特梅尔政府为了巩固执政合法性,加强了与美国和拉美中右翼政府的联系,还激烈回应拉美左翼政府对巴西弹劾案的不满,这将减弱巴西对“南南合作”的重视程度,阻碍拉美一体化进程。另外,有南非学者也指出,在国内经济景气的情况下,南非不应当将金砖国家合作视为一个反西方的平台而拒斥与西方合作,务实、灵活的外交政策才是南非的最佳选择。


金砖国家应在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

首先,金砖国家间要加强沟通交流,不断强化合作机制。金砖国家应通过各种会议、论坛加强沟通交流,提高合作效率,形成发展合力。我们要以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为平台,继续代表新兴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在新的全球治理中发挥积极作用。未来我们还要大力推动建立金砖国家与国际组织的常规对话机制。

其次,金砖国家要积极达成战略共识,主动推进全球治理变革。在全球倡议行动中,中国应在支持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继续发挥作用的基础上,努力增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及发言权,积极构建更具包容性的全球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要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进程,着力提升全球经济治理话语塑造能力,帮助国际社会理性认识及理解中国的发展道路。要增强共识认同度,重视发挥金砖国家集体力量,通过金砖峰会增强共识,通过宣言共同发声,引起世界关注。再次,要努力以金砖开发银行为合作平台推进国际金融治理机制改革。全球化时代,国际金融权力是最重要的国际影响力。金砖开发银行应充分借鉴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成功经验,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上合组织开发银行共同制定适用于三个机构的政策制度,共同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更优质的国际金融服务。

最后,要努力推动“金砖+N”常态化,并在合适时机适度扩大金砖国家合作的规模。在当前全球化面临严峻挑战的时刻,金砖国家更需要扩大自己的“朋友圈”,增加支持全球化的力量。例如,9月在厦门举办的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可以考虑特别邀请印度尼西亚和哈萨克斯坦以观察员国身份参会,以此为契机,建立“金砖+N”常规机制。此外,可在此次会晤上倡议纳入全球各个次区域的主要新兴市场国家,尝试提出“金砖时代”(BRICKS TIME)的概念。BRICKS TIME依次是指B(巴西,代表南美)、R(俄罗斯,东欧)、I(印度,南亚)、C(中国,东亚)、K(哈萨克斯坦,中亚)、S(南非,撒哈拉以南非洲)、T(土耳其,西亚)、I(印度尼西亚,东南亚)、M(墨西哥,中北美)、E(埃及,北非或阿拉伯地区)。

金砖国家合作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应以此次会晤为契机,总结金砖合作的成功经验,规划未来发展愿景,明确金砖机制前进方向,拓展各领域务实合作。深化同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南南合作”重要平台。

  (作者系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教授)


原文链接:http://ex.cssn.cn/djch/djch_djchhg/wlaqyscyl_95004/201708/t20170818_361501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