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网】马来西亚智库:政策影响力与国际化水平并重

作者:刘文正      单位:中国社会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8-09-07

  多年来,马来西亚智库在国际化、成果转化与传播能力构建、民间智库发展等领域积累了一些有益经验,对中国智库的发展建设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马来西亚地处东南亚中心位置,扼守马六甲海峡,连接海上东盟和陆上东盟,是重要的新兴工业国家。根据世界银行统计,1980—2017年,马来西亚年均经济增长速度为5.87%,2017年人均GDP达9892美元。伴随着经济的腾飞,马来西亚国家治理对智库的需求日益扩大。

  马来西亚智库概况

  目前,马来西亚比较活跃和具有影响力的智库约有20家,此外尚有隶属于大学的数十家研究机构。从成立的时间来看,马来西亚智库显得比较年轻,除成立于1959年的马来西亚社会研究所之外,其他智库大都成立于20世纪80年代至21世纪初。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一样,马来西亚智库大多集中在首都圈区域,如吉隆坡、布城和雪兰莪州,少数智库则分布在霹雳州、槟城、沙巴、沙捞越等地。

  亚洲战略与领导研究所(ASLI)是马来西亚一家杰出的民间智库,成立于1993年,总部位于吉隆坡,其宗旨是通过开展政策研究、举办会议、发行出版物等形式,提升组织机构的竞争力、领导力和战略视野。根据2017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全球智库报告,亚洲战略与领导研究所在全球顶尖智库(不包含美国)排名第117位,在马来西亚智库中名列第一,在全球最佳独立智库中排名第47位。该机构的研究聚焦五个方面:提高国家竞争力;促进人权;加强区域合作;拓展人力资本与领导力;打击腐败、加强企业公共道德与诚信。亚洲战略与领导研究所具有强大的会议组织能力,每年举办大约40场重要论坛和会议,定期出版《战略家》刊物和大量研究报告及书籍。值得一提的是,亚洲战略与领导研究所创建的专门机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PPS)也表现不凡,在2017年全球智库报告中,位居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顶尖智库第4名。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所(ISIS)成立于1993年,是马来西亚一家具有重要影响力和政府背景的智库,主要从事外交与安全、国家建构、经济发展、社会政策以及技术、创新、环境等重要问题的研究。该机构有专职研究人员20名,常年接受马来西亚政府部门和国际组织的委托项目研究,定期发布年度报告,出版《焦点》刊物和各类书籍。该机构积极参与“二轨外交”,先后举办30余届亚太圆桌会议,促进了亚太国家之间政策沟通,在2017年全球智库报告中,位居外交与国际事务顶尖智库第86名。

  马来西亚经济研究所(MIER)是政府、企业的重要智囊团,1985年由马来西亚总理经济小组和相关政府部门推动设立。该研究所由董事会负责管理,下设宏观经济监督和预测、政策研究、工业研究和区域研究4个研究部门,长期致力于国内的经济、金融和商业问题研究,承接大量政府和私人机构委托项目,组织各种经济议题会议,为政府和企业提供培训服务。该研究机构与马来西亚中央银行关系密切,设有国家经济数据库,定期发布经济预测报告、商业环境指数、消费敏感指数等。

  马来西亚海事研究所(MIMA)成立于1993年,主要从事与该国海事利益相关的国内、地区和全球问题研究,通过支持与海事相关的政府部门和提供专业咨询服务,促进马来西亚海洋政策的制定和实施。研究所下设海事安全与外交、海洋法律与政策、海洋环境、海洋经济与产业、马六甲海峡5个研究中心,管理和研究人员大约40名,定期出版研究所公报。

  伊斯兰高级国际研究所(IAIS)由时任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于2007年发起并赞助成立,主要致力于“伊斯兰教”“当代马来西亚面临的挑战”“伊斯兰与其他文明交往”等重要议题的学术和政策研究,努力寻找伊斯兰思想对当代问题的现实意义。该研究机构与政府部门互动频繁,每年举办大约40场学术研讨会、公共论坛、讲座等活动,定期发布研究所公报和出版《伊斯兰与文明复兴》刊物。

  第三世界网络(TWN)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国际研究和倡导组织,成立于1984年,主要关注发展、发展中国家、南北事务问题,总部位于槟城,在吉隆坡和日内瓦设有办事处,其使命是更好地表达南方国家人民的需求与权利,促进世界资源的公平分配和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该研究机构致力于开展南方国家经济、社会、环境问题研究,定期出版月刊《第三世界复兴》、双月刊《第三世界经济学》和发布南北发展公报。在2017年全球智库报告排名中,位居国际发展顶尖智库第76位。

  马来西亚智库类型与运行特征

  马来西亚智库类型呈多样化。在20家具有影响力的非高校智库中,大约有一半以上的智库具有政府背景。如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所、马来西亚经济研究所、国库控股研究所(KRI)等由中央政府部门推动设立;槟城研究所(Penang Institute)、达鲁利端研究所(霹雳州)、沙巴发展研究所(IDS)、沙捞越发展研究所(SDI)则由州政府创办。不过,由于历史和联邦制度的原因,中央政府背景智库和州政府智库之间的立场观点、研究领域往往差异较大。此外还有四家智库由政党创立,分别是马华公会的策略分析与政策研究所、人民公正党的人民研究所、民政党的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和民主行动党的义腾研究中心。另外,一些智库则由民间力量组建,特别强调智库的独立性,如亚洲战略与领导研究所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第三世界网络、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所等。此外,作为一个宗教色彩非常浓厚的国家,马来西亚还设有两家宗教智库:高级伊斯兰国际研究所、伊斯兰思想研究所。

  马来西亚智库的经费来源包括政府拨款、固定基金、委托和服务收费、捐赠等,不同类型智库的经费来源各有侧重。拥有政府拨款和固定基金收入的智库,相对来说经费比较有保障,但对于一些马来西亚民间智库而言,由于经费收入的不确定性,影响了长期或跨年度研究规划的开展。许多智库都强调经费来源渠道的多元化,并且只接受不附加条件的捐赠,以避免利益团体、捐赠者对研究的干预,保障自身独立性。如何吸引更多企业、个人资金投入到公共政策研究领域,是马来西亚智库未来的一项重要工作。

  马来西亚智库具有重要政策影响力,智库人员与政界高层、企业精英及外交人士互动频繁,通过咨政服务、委托项目研究以及各种渠道的信息沟通,直接影响政府和企业的决策。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所作为该国“2020宏愿计划”概念的贡献者和知识经济总体规划倡议的顾问,对该国发展规划设计贡献卓著;马来西亚经济研究所定期发布经济预测报告与经济运行指数,对政府和企业的经济决策影响巨大。马来西亚智库重视自身的传播能力建设,多数智库设立了信息传播部门或社交平台账号,借助媒体新闻评论、社交网络、期刊杂志、公报等形式,传播政策观点,扩大知名度,引导公众舆论,进而影响公共决策。对于腐败、民主化、透明度、政治选举等敏感议题,一些智库也勇于开展政策研究,有时甚至提出尖锐批评。

  在东南亚国家智库中,马来西亚智库的国际化水平比较高,大都建有英文网站并发布多语种研究成果,通过“走出去”和“请进来”方式,强化人员国际交流,重视项目的跨国合作研究,常常组织各类国际性的论坛,以扩大国际影响力。如亚洲战略与领导研究所发起和组织的国际峰会包括世界伊斯兰经济论坛、世界华人经济峰会、世界伦理与诚信论坛、世界穆斯林领袖论坛、世界妇女经济论坛等。马来西亚智库之所以国际化程度高,很大程度上与智库人员的海外学历背景、英语能力和马来西亚作为英联邦国家等因素密切相关。另外,一些智库本身就是国际组织或区域网络的重要成员,如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所是东盟战略与国际研究所网络、东亚思想库网络、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丝路国际智库网络的创始成员。

  多年来,马来西亚智库在国际化、成果转化与传播能力构建、民间智库发展等领域积累了一些有益经验,对中国智库的发展建设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中方可学习马来西亚智库的国际化做法,积极参加和构建全球性和地区性智库网络建设,参与议题、规则、机制设置,提出中国主张;中国智库应重视智库外文网站建设,实时发布多语种研究报告;加强与国外顶尖智库合作,开展研究人员短期互访计划,推进项目跨国合作研究,弥补视野和研究方法的不足。中国智库应进一步加强成果转化与传播能力构建,准确把握国家发展脉搏和政府需求,打造具有权威性、高质量研究报告,真正发挥政府决策的思想库功能;要善用公共关系技巧,根据受众变化,适时调整传播媒介方式,重视新媒体、新技术运用,打造多维度传播网络。中国还应进一步推进民间智库规范、有序发展,在资金、人才、市场等方面为民间智库发展创造更加完善的政策环境,鼓励各类智库公平竞争;民间智库本身要充分发挥灵活、开放的特性,创新用人机制,拓展经费来源,整合资源,锻造核心竞争力。近年来,中马两国智库虽有一定的人员互访,在一些区域智库网络平台开展交流合作,但总体而言,双方智库的交流仍缺少制度化安排和深度项目合作。今年马来西亚政局发生变化,中马两国共建“一带一路”正面临新情况、新机遇和新挑战,中方应加强与马方智库沟通交流,构建双方智库合作长效机制,充分发挥 “二轨外交”的功效,服务两国政策沟通和民心相通,推进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行稳致远。

  (本文系华侨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资助项目成果)

  (作者系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主任)

   

    原文链接:http://www.cssn.cn/zk/zk_rdgz/201809/t20180906_4555518.shtml